2022 年终总结

几次提笔又几次放下,本来今年是不打算写年终总结了的。一方面是觉得今年没有做成什么事情,另一方面又觉得确实还是有点东西可以记录的。去年好像也是这种状况,但最后都写了,好像不写过去的一年就没有过完。

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

年初对原先的工作内容不满意挣扎的换了组,现在想起来可能也不是工作内容的原因,而是内心过于焦虑,觉得不被重视也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年中又有了新的机会调整到另外的组,对于在线文档来说相对更核心,之后的大半年都在做前端性能优化,也算是干上了符合预期的内容。

经历了年初折磨的晋升答辩过程,最后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涨薪,也终于来到了符合自我认知底线的职级。常常会思考,被大厂的这种职级制度下禁锢住是不是过于不自由,身边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在大厂里稳定平稳的晋升之路就是正确的道路,但这样是否就是真的正确呢?

年末,由于一些变动开始刷题准备面试,一如既往的在不喜欢程式化的面试流程。经过了几场面试,拒了挂了过了,拿到了 Offer 的同时开始了纠结是走是留,是追求稳定还是切换状态,始终没有想明白。索性留给时间,年后再说。

找到舒服的状态

与往年相比,今年在写代码的时间上有所降低,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年确实也没有什么追求,另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对技术的热情降低了,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大部分编码时间都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而写的代码,为数不多的个人项目是为满足自己的需求所写的 Logseq 插件

从某一个时刻开始好像就不再每天思考写点什么东西,周末也不打开电脑写代码了。也许之前过于焦虑也可能是现在开始放松接受无用的时间了。有点想念刚毕业那会整一年都提交代码的日子,现在有点太咸鱼了,新一年希望能找到舒服的中间状态。

飞盘还要玩下去

今年有很多时间都花在了玩飞盘这件事情上,在运动中得到了一些满足感,还参加了几个比较大的比赛。在深圳雨后泥泞的草地上以耕田的方式结束了一路惨败的比赛,又飞到贵阳参加了一次几乎满分体验的比赛,大起大落。

年初没有想到的是,在飞盘这件事情上也会让我很 emo。下半年玩飞盘的时候没有之前那么开心了,一方面是自身玩的水平好像渐渐跟不上了,同时也没有办法花太多的时间在飞盘训练上,导致水平不够内心很挫败。最后索性就慢慢的减少了玩飞盘的时间投入,淡出一开始就在一起玩的飞盘社群,算是逃避也算是到达了瓶颈需要抽离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飞盘这个运动还会继续玩下去,只是现在还需要调整调整心态。

拥有了第一辆车

在观望了两年之后终于还是买了车,没有什么考虑就买了心里惦记很久的特斯拉,虽然现在看来有些韭菜。但抛开当时买车是不是很亏这个问题,车确实也提高了生活的幸福感,每天上下班通勤接送女朋友会有莫名的满足感,周末随时说走就走出门瞎逛,下雨天也不再有打车焦虑了。

有一件事情想要记录下来,看过同事选车牌的过程,本来对这个流程没有什么期望的,只希望最后随机时能有好运气可以随机到稍微好念到车牌。但突然灵感一现输入了提车日期与时间的翻转后的车牌号码,意外的选上了,这可能是今年为数不多会让我窃喜的瞬间了。

提车之后也没有跑太多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是充当工作日上下班通勤以及周末出去踏青时的交通工具。去了一趟惠州的沙滩,公司团建自驾去了珠海,这便是今年的两次的自驾短途出游。新一年有机会想要跑得更远一点,或许会来一趟自驾出省。

活在爱里面

这一年的末尾,抢到了彩虹室内合唱团跨年夜的演出《活在爱里面》,于是在 2022 年的最后一天飞向了上海。之前着迷过国外的阿卡贝拉乐队,合唱团有些类似,非常的对胃口。那天晚上最喜欢的一首歌是想要的一定实现,歌词里写 “选择来,选择去,选择醒,选择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正好就是新一年对自己的期望,相信自己的同时勇敢的做选择。

被一条狗挡住了去路

疫情原因今年的远途旅行只有一趟,在国庆节的时候去了一趟内蒙古。起先为了防止因为疫情原因提前去了广州,准备在广州飞。但在到机场之后得知飞去呼伦贝尔的航班被取消了,临时改去了济南转机,最后终于顺利的到达了内蒙。回来时差一点就被封控在呼伦贝尔,急中生智出门拦车冲去机场,顺利的回到深圳。回想起来这一切都很慌忙,但却意外的顺利。

就像 2023 年伊始在杭州的最后一天,计划去走九溪-龙井-灵隐,但在晚起的状况下直接去了灵隐。在法喜寺出来的路上发现时间充足,临时起意徒步去九溪。意外地在路上被一条狗挡住了去路,又反而发现另一条穿越茶园的小路,翻越到了龙井村。走出九溪,时间刚刚好,又是一次意外的顺利。

最后

写到最后发现其实这一年也蛮精彩的。新一年没有什么期望,也不太想做什么新年计划。只希望新一年能够相信自己的选择,遇到意外情况能够顺利化解。多做一些曾经自己不敢做的事情,坚持曾经无法坚持的事情。

Made With BlogIt